顶点小说

字:
关灯 护眼
顶点小说 > 蜀山之我是严人英 > 第三百三十五章 三次斗剑 妙一飞升

第三百三十五章 三次斗剑 妙一飞升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一间石室内,严人英在中间的云床上盘膝端坐,头顶有七朵紫色灯花凌空盘旋。云床的四周,十几尊青铜大缸整齐摆放,大缸里装满了油脂,十几道油线从大缸里伸出,注入那七朵灯花中。
  
      只见随着油线的注入,那七朵灯花越来越亮,越变越大,最后直涨到海碗大小。接着,严人英伸手一指,那七朵灯花突然分裂,每一朵都一分为七,总共分成了七七四十九朵灯花。
  
      此是太清宝篆上所载的灵焰分裂增生法,可将任何灵焰神火不断分裂增生,神妙无穷。只是此法虽然神妙,但修炼过程中,却必须要消耗许多能增加灵焰威力的事物。严人英虽早知此法,但因为一直缺少资源而没有修炼。这次也是妙一真人赐了十几缸太古神油,才得以功成。但即便神油耗尽,也只是勉强分裂了一次。
  
      此时,那十几尊青铜大缸已然见底,四十九朵如意形紫色灯花绕在严人英周围不断旋转。严人英将自身元神和雪魂珠、乾天火灵珠一起放出,欲借助两大灵珠之力,将那四十九朵灯花同自身元神合为一体。
  
      那四十九朵兜率火本就是由那七朵兜率火分裂而来,和严人英的元神本有联系,故而此时祭炼起来甚是容易。在雪魂珠和乾天火灵珠的助力下,不过片刻,那兜率火就被祭炼完毕。
  
      接着,严人英又演练了一番,便将兜率火收回,起身离开静室。
  
      此时距离严人英返回峨眉已经十多天过去。这些天里,又有凌云凤、申屠宏、阮征、黄玄极、孙南、悟修等峨眉弟子,以及杨瑾、仙都二女、干神蛛等教外好友来到凝碧崖。众人不是同门,就是至交,又久未见面,登时又是好一番热闹。
  
      如此喧喧扰扰又是十多天过去。这一日,诸葛警我将众人召集过去,言道:“掌教真人和诸长老为炼化宝丹,时至今日还未出关。眼看斗剑日期将近,众妖人随时可能来袭,我等不能毫无防备。故今日召众同门来此,安排下司职,免得到时措手不及。”
  
      严人英等闻言,皆点头称善。
  
      因诸葛警我是二代大弟子,素有威望,众人便请他统筹规划,安排司职。
  
      诸葛警我也不推脱,当即对众人道:“峨眉三次斗剑,势所难免。此次斗剑,是群仙大劫,关乎正邪兴衰。在此期间,各人均不得离山,一旦职司调派定当,便需不离岗位,有擅离者,定当重罚!”
  
      接着诸葛警我便将众人分配职司,各有所司,一时之间也讲述不完。一直到红日偏西,才吩咐完毕,众弟子各自离洞外出,按照分配职司,轮流戒备。
  
      转眼间,又是七天过去。这一日,严人英正在凝碧崖外巡逻,忽见一片黑云从东南方飞来,来势甚急。不过片刻,就来到凝碧崖上空,将整座峨眉山都笼罩在下面。
  
      严人英目注黑云,只见上面妖气弥漫,邪气冲天。到达峨眉上空后,便向两侧分开,显露出一大群奇形怪状的左道妖邪。
  
      当先六人,正是血神子邓隐、晓月禅师、绿袍老祖、艳尸崔莹、尸毗老人和神驼乙休这六个天魔。六人之后,则是许飞娘、法元、烈火祖师、九烈神君、枭神娘等一干左道妖孽。
  
      此时,诸葛警我、李英琼、周轻云、齐金蝉等人也被遮天蔽日的黑云惊动,纷纷走出凝碧仙府,目光凝重地看着大兵压境的群邪。虽然早料到敌人人多势众,但眼见敌人来势汹汹,还是暗自心惊。
  
      孙南、司徒平等忙来到诸葛警我身边,焦急的问道:“眼下妖人已至,掌教真人和诸位长老还未出关,该当如何是好?”
  
      诸葛警我安抚道:“诸位师弟、师妹不用担心,之前掌教真人曾传音给我,对此早有安排。待会只要按我指示行事,定保无恙。”
  
      孙南、司徒平等闻听掌教真人已有安排,登时安心下来。
  
      就在众人商议之时,一个矮胖和尚已从对面人群中走上前来,大声喝道:“我等已经登门,峨眉一干贼道,如何缩头不见?”
  
      严人英等定睛一看,发现这和尚也不是陌生人,乃是许久未出场的金身罗汉法元。这法元自慈云寺和戴家场两次失利后,便潜伏到黄山不出,直到今次三次斗剑,才再次出来。
  
      众人中,齐金蝉、石生、南海双童、易氏兄弟六人一向大胆性直,听法元出言不逊,当即怒道:“何须诸位师长出手,小爷就能让你有来无回。”说罢,便各自祭出飞剑法宝,向法元飞去。
  
      法元见状,忙一拍后脑,飞出数十道红线,迎上前去。
  
      金身罗汉法元虽然乃是太乙混元祖师坐下大弟子,道力高深,少有人即。但齐金蝉几人这几年也是修为突飞猛进,且手中的飞剑法宝,不是前古至宝,就是天府奇珍。法元又是以寡敌众,如何能敌?
  
      只见双方法宝飞剑刚一相碰,便有十几道红线被损毁折断。
  
      法元见此情景,暗道一声不好,急忙向后退去。许飞娘、烈火祖师等五台、华山两派的人见状,纷纷大喝道:“峨眉小狗,休要猖狂!”飞上前来,接应法元。
  
      齐灵云、齐霞儿、阮征、秦寒萼、李英琼、仙都二女、干神蛛等人见五台、华山两派妖人纷纷出手,怕齐金蝉几人吃亏,也各自放出飞剑法宝,上前助阵。一时间,只见各色光华漫天飞舞,绚丽缤纷,煞是好看。
  
      华山、五台两派弟子虽然修道年限较长,但峨眉众人本身全都根基深厚,且自开府以后得授天书,多服灵药,这两年里修为突飞猛进。论起道力,除了烈火祖师,许飞娘等少数几人外。大多数两派弟子,都较峨眉众人相差远甚。再加上齐金蝉等人手中各有神异法宝。因此交手不过片刻,齐灵儿等人便尽占上风。
  
      妖云之上,众妖人见此情景,不禁心忖:“这些峨眉小辈就有如此修为,那妙一真人、玄真子等人,又该当有多么厉害?”众妖人越想越是心惊,有些心思灵活的,已经开始暗谋退路。
  
      不过虽然战局不利,但邓隐等为首六个天魔却并不慌张。只听绿袍老祖对晓月禅师道:“这些峨眉小辈还真不能小窥,短短两三年没见,竟都有了如此修为!若是再等几年,恐怕不用三仙二老出手,只这几个小狗,就能成我们的心腹大患。还是将他们趁早铲除为妙。”
  
      晓月禅师道:“我们这次来,不就是为了这个吗?”
  
      绿袍老祖点了点头。
  
      一旁的艳尸崔莹娇笑道:“都这时候了,你们还有功夫闲聊?我们再不出手,华山、五台两派的人可就都要死光了。”
  
      绿袍老祖道:“他们死光了,便死光了。跟我们有什么关系?”
  
      崔莹笑道:“好歹我们现在也是盟友,你这样说也太没有道义了吧。”
  
      绿袍老祖“嘿嘿”笑道:“本来就是他们找上门来的,眼下的局面本就在预料之中。再说我们本是天魔,要讲什么道义?你该不会是做人做久了,就真把自己当人了吧?”
  
      这时,一直旁听几人对话的血神子邓隐插嘴道:“虽然我们不讲什么道义,可仅从利益出发,也不能对这些人见死不救。我们现在的首要敌人是峨眉派,这些人虽然用处不大,但多多少少也算一份助力。不能随随便便就让他们白死。”
  
      一旁的神驼乙休也道:“不错。只要是峨眉派的敌人,都是我们的盟友。有什么其他的打算,等覆灭了峨眉之后再说。”
  
      晓月禅师道:“我们出手倒是不难。只是齐漱溟等峨眉长老到现在还未现身,只派几个小辈出来逞能,恐有什么阴谋。咱们若是毅然动手,只怕会中他们的圈套。”
  
      绿袍老祖冷笑道:“难道有阴谋,我们就不动手了吗?就算他们有圈套,又能如何?我们也不是没有准备的。”
  
      另一边的尸毗老人道:“你们有功夫闲聊,不如想想办法。下面的人快死光了。”
  
      原来,就在绿袍老祖等人闲聊之际,已有不少华山、五台两派的弟子丧命在齐金蝉等人剑下。
  
      邓隐见状,向众人道:“不管峨眉派有没有阴谋,我们总归是要动手。峨眉派有准备,我们也同样有底牌。谁输谁赢,还要打过才知道。让四十七岛的人随我们一起动手,不管齐漱溟又什么后招,先将这群出来撑门面的峨眉小辈给消灭了。”
  
      说罢,他便当先化作一道血影,向齐金蝉、石生等人扑去。晓月禅师、绿袍老祖、乙休、崔莹、尸毗老人等妖人紧随其后。转瞬之间,黑云之上便再无一人。
  
      严人英、诸葛警我、孙南、申屠宏等人一直在戒备邓隐等妖人,之前一直没有出手。此时见群邪齐动,急忙也跟着动身,加入战团。
  
      此时,除了许飞娘、烈火祖师、法元等少数几人外,华山、五台两派的人都已经伤亡殆尽。齐金蝉、石生、李英琼几人正围着许飞娘、烈火祖师等人不断围攻。邓隐进入战场后,当即化为一道血光,向齐金蝉扑去。
  
      齐金蝉此时正同许飞娘对敌。
  
      只听许飞娘道:“我和峨眉派的仇怨,同你们这些小辈无关。快去将你家长辈叫出来。”
  
      齐金蝉冷哼道:“哼,你这妖妇!我早就看出来你不是个好东西,现在果然原形毕露。对付你,何须诸位师长出马?但管放马过来!”
  
      许飞娘登时冷着脸道:“我本来好意相劝。既然你不识抬举,那就休怪我手下无情。”说罢,运转玄功,催动刚炼成的百灵斩仙剑,向齐金蝉攻去。
  
      齐金蝉也急忙放出鸳鸯霹雳剑,化为一红一紫两道剑光,同百灵斩仙剑斗在一处。
  
      百灵斩仙剑乃是五台派两种镇派飞剑之一,炼制过程极为复杂。当年太乙浑元祖师为二次峨眉斗剑炼剑,选择了威力较弱的五毒仙剑,而没有选择此剑。就是因为觉得过程艰辛,难以炼成。太乙浑元祖师死后,许飞娘一心要为他报仇。因自觉修为同东海三仙等峨眉派剑仙相距远甚,所以一边四处勾结同道,一边费劲心力收集材料炼制此剑。耗费了十多年的功夫,终于赶在三次斗剑之前,将仙剑炼成。
  
      许飞娘的剑术修为本就胜于齐金蝉,再有了仙剑之助,登时就将齐金蝉压制。好在齐金蝉还有玉虎防身,鸳鸯霹雳剑也丝毫不弱于百灵斩仙剑,才勉强维持了个不胜不败。
  
      就在这时,邓隐所化的血影已来到两人身边。因为许飞娘给的压力太大,齐金蝉无暇顾及周围情况,并未注意到邓隐的到来。
  
      眼看齐金蝉就要被邓隐所害,突然一道如意形紫色灵焰,出现在了邓隐面前。却是严人英及时赶到,放出兜率火放出。邓隐也是知道厉害,急忙向旁闪去。
  
      严人英深知邓隐血神魔功的厉害,知道除了自己能仗着兜率火与他一拼之外,其余同门都无法抵挡他的手段。见他欲要退走,那肯放过?只见他伸手一指,那团兜率火立时一分为七,七分四十九,眨眼间在天空中布成一座大衍神火阵。
  
      邓隐不料有如此变化,一时不察,竟被困在其中。
  
      眼见满天都是兜率火,邓隐登时大为惊恐,没料到一个不被放在眼里的峨眉小辈,竟有如此手段。他当即施展出血神经中的“血光分化”之法,化为成百上千道血光,向着四面方飞散而去,欲要逃出阵外。
  
      但严人英好不容易将他困住,怎能让他轻易逃走?当即运转玄功,操纵四十九朵兜率火按照玄奥的轨迹开始转动。
  
      四十九朵兜率火虽然满布天空,但血影的数量更多。照理来说,应当无法将所有血影都拦下。可随着大阵的运转,那千百道血影就是飞不出去,被漫天飞舞的兜率火逐一消灭。
  
      但就在这时,一张黑烟大口突然出现在天空中,向着神火阵疾飞而来,似乎要将整座大阵全部吞入其中。却是晓月禅师见邓隐遇险,放出九疑鼎相助。
  
      那九疑鼎乃是黄帝遗留的至宝,能吞吸万物。严人英的兜率火虽然是九天灵焰,但毕竟是无源之火,还真无法抵御九疑鼎的神威。不过,正所谓物性相克,九疑鼎固然厉害,却也有它的克星。只见严人英当即将昊天镜祭起,登时一道朦朦青光从镜面升起,照射在那黑烟大嘴之上。那就九疑鼎所化的黑烟大嘴立时便被定在原地,动弹不得。
  
      晓月禅师见状不妙,顾不得再为邓隐解围。急忙运转玄功,欲将九疑鼎收回。但他拼尽全力,那黑烟大嘴就是一动不动。
  
      就在严人英同邓隐、晓月禅师交手之际,崔莹、尸毗老人等人,也纷纷赶至。只见绿袍老祖一马当先,扬手祭起一面长幡,放出千万点金星,向着众人扑去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