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

字:
关灯 护眼
顶点小说 > 活纸人 > 第一章 两手耍青龙

第一章 两手耍青龙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我爷爷是个篾(mie)匠(有些地方也称竹匠),就是帮别人做竹篮的那种,很多人家要做竹篮就会找他,当然,很多人家死人也会找爷爷,因为爷爷的副业是做纸扎,扎纸人,纸马等等东西!
  
      原本这是一个普通的职业,但从那件事后,我知道了爷爷不仅仅只会做竹篮,他还会一些诡异的东西,扎的纸扎会活,做发血光的人皮灯笼。
  
      纸人邪可杀人,善可救人,纸马可以夜行千里。而人皮灯笼可以,通阴阳,侧吉凶,除邪祟,灭灯走阳路,点灯走阴路!
  
      而那件改变我一生的事要从我大二寒假说起,大二我放假回家,到达家门口我就见到爷爷坐在自家院子里做活,他手里拿着篾(mie)刀,脸色严肃认真,但是从他的眼神里面我可以看出他对这一行的喜爱。
  
      我见到他手起刀落,“刷刷刷!”清脆的声音传来,翠竹被一分为二,反复几次,竹子被劈成了数十跟细竹条。我暗暗笑了笑,我觉得爷爷在这一行,恐怕他说第一,没人敢认第二,他刚要编织,我就走了进去!
  
      “要做什么,簸箕,箩筐,篮子(背篓)还是提罗(提篮)?”
  
      爷爷听到脚步声,把我当成了订货的人,没看一眼,低着头手快速的动着,一边编织,一边问道,见我没有回答,这才抬起头来!看到是我,慈祥一笑,“兔崽子回来啦(了)啊,肚子饿的话,屋子头自己弄点吃!”
  
      “爷爷,你这是要做囊子(什么)?”
  
      爷爷一笑,“云里云,雾里雾!”。
  
      听他这么一说,我知道他要做蒸笼,这是行话。爷爷以前和我说过,这是祖祖辈辈传下来的手艺,我之前也是被他逼着从小就学,也有十多年了,但手艺比不上爷爷,他可是痴迷到不做就手痒那种境界了,我见状转身直接到屋里,书包往空中一扔,落到了一个大提篮里面!
  
      我的家里面有一个巨大的提篮挂在房梁上面,从小我就睡在里面,想要去其他地方睡,爷爷也不允许,这个竹篮从我记事起就存在了,爷爷说这是我们祖宗传下来的,其他的也就没有和我多说!
  
      我找了一些吃的,正吃得香,一个人大喊大叫的从外面跑了进来,这是隔壁王大叔的声音,王大叔,原名王老五,也是他家的老小,他前些年不知干什么,一夜暴富成为我们村最有钱的人,但是他的兄弟五个在他暴富后,一个接一个死去,如今只剩下了他,不知道他大呼小叫所为何事,我端着碗走出门。
  
      王大叔进门后,脸色有些惨白的和我爷爷说,他家娃子出事了,说话时眼中尽是焦急,口中的话也是断断续续。爷爷见他气喘吁吁,让他不着急,慢慢说。我知道他儿子名叫王大虎,村里的恶霸,小时候经常和我打架,听说这些年一直待在家里无所事事,我很好奇这个货会出什么事啊!
  
      虽然王大叔讲话断断续续,但我还是听明白了,今天早上,王大虎想去镇里面上网打游戏,而镇子在我们村对面不远处,中间隔着一条河,绕道要三个小时,那家伙为了方便,让船夫李老头用竹筏载他从黑水河上过,但是到达黑水河中间的时候,王大虎不知怎的,掉下了船。
  
      这黑河掉下去可不得了啊,人们都知道,这黑水河,只有李老头的竹筏能过,其他的船无论多大,只要下水不久就会翻,船上的人连尸体都找不到。所以人们对黑水河有些害怕,黑水河边都不敢靠近。
  
      李老头急了,跳下去救王大虎,但将王大虎救上来的时候,王大虎已经昏迷了。刚才在医生的抢救下醒了过来,但是变得疯疯癫癫的,满口胡话,说着什么,她回来了,她来报仇了之类的话,所以王大叔只好来找爷爷!王大叔知道此事诡异,所以来找我爷爷看看。
  
      爷爷眉头一皱,觉得不对劲,淡淡说了一句:莫非是河里面的那个东西有作怪了?
  
      我不解看着爷爷,河里面的东西?什么东西啊!但是爷爷让我不要多问,让我去里屋他床底拿工具箱,我们带上他的工具箱,火急火燎朝着王大叔家赶去,同时我也清楚,如果医生能够解决的话就不会让爷爷去了,恐怕这事有些诡异!
  
      从小我就听说,我爷爷这个篾匠,除了帮人家做竹篮之外,还会一些古怪的东西,专治医院治不好的病,但具体怎么做的,我也没有见过,这些都是听村里人说的。
  
      知道爷爷的手段,我很期待,这么多年,还从来没有见过他施展过人们所说的那种诡异手法,我抬着爷爷的工具箱,很快就到达了王大叔家,果然,王大虎疯了,一会儿笑,一会儿哭,一会儿惊恐,但是嘴里一直在嘟囔说她来了,问他是谁,他就害怕的抱着头,蹲在地上,什么话都不说!
  
      我看到王大虎这样,不知道为什么,突然间有一种快感,这王大虎平时仗着他老爸有几个钱,就欺男霸女,这就是罪有应得啊!
  
      很多人听说了王大叔家的事,也跑来看热闹,一些人对着场中指指点点,想法和我差不多,说这么家伙是因为缺德遭报应了,一些人说他是被鬼迷了!
  
      王大叔听着闲言碎语,脸色不是很好,他老婆更是哇的哭了起来。
  
      “我的儿啊,你怎么会这样啊,你千万不要有事啊,不然娘怎么活啊!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