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

字:
关灯 护眼
顶点小说 > 我真没想重生啊 > 1034、萧容鱼和沈幼楚的历史性视频! 8000字大章

1034、萧容鱼和沈幼楚的历史性视频! 8000字大章

不想错过《顶点小说》更新?安装顶点小说专用APP,作者更新立即推送!

放弃立即下载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第1035章萧容鱼和沈幼楚的历史性视频!(8000字大章)
  
  又是一个繁杂的夜晚过去了,有人失眠,有人熬夜,有人沉睡······不过太阳不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,第二天早上时间一到,它就准时洒下了白茫茫的光辉。
  
  早上7点半左右,沈幼楚也醒了。
  
  “这么晚了!”
  
  沈幼楚吓了一跳,这个点对她来说已经比平时晚半个钟了,妹妹阿宁差不多都要去学校了。
  
  虽然时间有些紧,但是沈幼楚的动作依然小心翼翼,因为卧室里还有两个人。
  
  一个是不到7个月的宝宝,她正躺在旁边的婴儿床上,粉嘟嘟的脸蛋红润嫩滑,长长的睫毛柔顺的覆盖在眼睑上,时不时可爱的颤动两下。
  
  沈幼楚默默的注视了一会,然后走过去把宝宝睡觉时流出来的口水擦去,神情上一点都没有嫌弃。
  
  还有一个是差不多20岁的大丫头了,她横七竖八的睡在沈幼楚身侧,盖的毛毯早就被蹬开了,手里还握着个手机,说明她昨晚是玩手机玩累了才睡着的。
  
  沈幼楚把手机抽出来放在桌上,然后拉起毯子重新盖在这个大丫头身上,直到处理完这一切,她才轻轻的关门离开。
  
  “幼楚,你醒啦?”
  
  好朋友胡林语已经醒了,正在卫生间里刷牙。
  
  “嗯~”
  
  沈幼楚轻声应道,走到客厅看见妹妹阿宁正在吃着面条,她终于放下心了,应该是胡林语或者冬儿做的早饭。
  
  “昨晚带着两个累赘,又失眠了吧。”
  
  胡林语刷完牙走出来,冲着卧室努努嘴说道。
  
  也不能怪小胡这么形容,那个婴儿的是陈子衿,虽然长的很可爱,其实她是“敌人”的女儿。
  
  那个大的就甭提了,陈汉升的妹妹——“陈家后浪”陈岚,这对兄妹连都狗都嫌弃。
  
  再加上沈幼楚今天起晚了,胡林语就以为是两个累赘打扰了沈幼楚。
  
  “没有。”
  
  沈幼楚摇了摇头,她找了根红色的发带,坐到妹妹身边帮她扎头发。
  
  “还说没有,你就是心底太善良了。”
  
  胡林语也跟着走过去:“昨天晚上陈叔把陈子衿丢在这里,我都不知道你为啥要接下来,不会真的喂了几次奶,感情就喂出来了吧······”
  
  胡书记一个劲的絮絮叨叨,沈幼楚专心致志的帮妹妹扎头发,两人的相处方式就和大学时候一样,尽管沈幼楚不认同好朋友的意见,但是她嘴巴太笨了,辩不过的情况下干脆沉默以对。
  
  等到帮妹妹梳理好头发,沈幼楚又去检查沈宁宁的小书包,看看文具盒、水杯、作业本这些都带齐了没有。
  
  “我真是服了!”
  
  胡林语看到自己讲了那么多,沈幼楚一点反应都没有,她也有些生气:“每次说你都不听,委屈了又默默的掉眼泪,我怎么认识你这种人的······”
  
  沈幼楚依然不吱声,不过当胡林语准备送着阿宁去学校的时候,沈幼楚从鞋柜里拿出一双崭新的平板鞋,慢吞吞的对好朋友说道:“那天发现你鞋子坏了,给你买了一双新的。”
  
  “我······”
  
  胡林语嘴角动了动,然后冷哼一声穿上新鞋子,插着腰说道:“不要以为给我买东西,就可以让我少批评你几句了。”
  
  “我没有这样想。”
  
  沈幼楚嘟着小脸回了一句,然后整理一下妹妹的红领巾,站在门口目送着胡林语、冬儿和阿宁离开。
  
  冬儿已经在奶茶店正式履职了,成为了胡林语的小助理,她也是要跟着去上班的。
  
  在下落的电梯里,胡林语踩着新鞋左顾右盼,看上去颇为满意,冬儿笑呵呵的说道:“林语姐姐,这双鞋子真适合你。”
  
  “那当然了。”
  
  胡林语一点都不奇怪:“沈幼楚把全家人衣服鞋子尺寸都记住了,不可能不合适的,就是她有些傻,很少给自己添置新东西。”
  
  “阿宁~”
  
  胡林语摸着沈宁宁的脑袋:“你阿姐是不是一个傻子?”
  
  “阿姐不傻。”
  
  沈宁宁睁着单纯的大眼睛,很认真的反驳道:“阿姐善良。”
  
  “哎~”
  
  胡林语叹了口气,面对陈汉升这种坏人,善良就相当于傻啊。
  
  ······
  
  沈幼楚听不到好朋友的担心,她回到卧室里叫着陈岚起床吃早饭。
  
  “阿岚,莫睡喽,莫睡喽。”
  
  沈幼楚摇着陈岚的肩膀,带着一点可爱的川渝口音。
  
  “嫂子······”
  
  陈岚迷迷瞪瞪的睁开眼,等她意识到这里只有幼楚嫂子的时候,她又用毯子蒙住头,闷闷的说道:“我前两天学习太累了,需要补觉休息一下,我就不吃早饭了,嫂子你中午再叫醒我。”
  
  陈岚是昨天才知道哥哥“换孩子”的骚操作,一是前几天她学校的确有个考试,八年直博的医学生总是莫名其妙有很多考核。
  
  陈岚为了不挂科,机场送别小鱼儿嫂子以后,就在宿舍里疯狂的补习;
  
  二是根本没人主动告诉她,可能在大家眼里,陈岚就是个“无足轻重”的小丫头,她知道不知道又有什么用,难道还能让陈汉升把宝宝换回来吗?
  
  陈岚昨天考完试,她有点想肉乎乎的陈子佩了,晚上跑过来吃饭的时候,这才明白原来孩子被调包了,留在建邺的是陈子衿。
  
  不过“陈家后浪”心理素质还是很屌爆的,陈岚最多愣了5分钟,她就非常愉悦的逗弄起陈子衿了。
  
  反正对长公主来说,陈子衿和陈子佩都是自己的侄女,昨晚陈兆军离开时,还叮嘱这个不靠谱的姑姑照顾陈子衿。
  
  其实陈岚哪里有能力照顾,宝宝还得是跟着沈幼楚睡觉,陈岚只是厚着脸皮挤在同一张床上而已。
  
  沈幼楚叫不醒陈岚,主要她性格还是太好了,也比较纵容这个小姑子,要是换了梁太后早就掀被子了。
  
  当然陈子佩也没有醒,沈幼楚目前还不知道这个宝宝的作息规律。
  
  除了这一大一小两个懒虫以外,家里还有婆婆,沈幼楚只能先放下陈岚,出去照料着婆婆吃早餐。
  
  婆婆早上只喝一碗米粥,沈幼楚吃饭时也不怎么说话,客厅里只有木筷触碰在碗边上,发出一两声“叮当”的声响。
  
  “幺儿。”
  
  婆婆吃了一口咸菜,突然问道:“那个娃娃醒了没?”
  
  婆婆不会说普通话,口音里夹杂着浓浓的川渝方言。
  
  “没得醒。”
  
  沈幼楚摇摇头,“那个娃娃”就是指陈子衿。
  
  婆婆以前在家里很少开口,不过自从两个宝宝被调包以来,婆婆每天总要找沈幼楚聊会天,用老迈但是并没有昏花的眼睛,观察着自家孙女的状态。
  
  “哦。”
  
  婆婆点点头:“你心里是咋个想的?”
  
  陈子衿每天都送过来喂奶,沈幼楚和她之间的感情迟早会“变质”的,或者说已经变质了,因为昨晚沈幼楚都带着陈子衿睡觉了。
  
  “我也不晓得。”
  
  沈幼楚放下筷子,垂着脖颈注视着桌面:“但是看到娃娃闹,我就会想到陈子佩,心头忍不住难过。”
  
  “可她毕竟不是你女儿噻。”
  
  婆婆提醒道。
  
  沈幼楚又不说话了,婆婆也是缓缓闭上眼,餐桌上气氛有些凝固。
  
  “哇~”
  
  这时,卧室里突然传来一声婴儿的啼哭,这是陈子衿睡醒了,沈幼楚马上站起来要过去。
  
  “幺儿。”
  
  婆婆在背后叫住她:“等到陈汉升老汉过来了,你还是把娃娃还给他吧。”
  
  “喔~”
  
  沈幼楚应了一句,匆匆茫茫的走进卧室,没过多久婴儿的哭声就止住了,中间还夹杂着陈岚张牙舞爪的叫唤:“你把姑姑吵醒了,姑姑的起床气很大,我要把你屁股咬掉······”
  
  ······
  
  不过,出乎婆婆意料的是,陈兆军根本就没过来,他甚至连一个电话都没打,似乎忘记了这里还有他的孙女。
  
  所以沈幼楚一个上午就在家里看着陈子衿,同时还要防止陈岚“欺负”宝宝。
  
  陈汉升这个爸爸平时就喜欢把女儿惹哭,然后再贱兮兮哄着,陈岚这个姑姑也是有这个癖好。
  
  中午沈幼楚正在厨房做饭的时候,突然听到了客厅里有哭声传来,沈幼楚连忙跑出去,发现陈子衿坐在沙发上嚎啕大哭。
  
  宝宝哭的好伤心啊,眼泪一颗颗从大眼睛里“唰唰”的滚出来,顺着肉嘟嘟的脸蛋和下巴落到衣襟上,她看见沈幼楚以后,还委屈的伸出小胖胳膊,要求“妈妈”把自己抱起来。
  
  沈幼楚有些心疼,走过去抱着陈子衿,小小鱼儿容易哭但是也容易哄,沈幼楚轻轻抚摸几下她的后背,陈子衿眼泪就收住了,不过仍然小身子还是一抽一抽的。
  
  “阿岚,怎么了呀?”
  
  沈幼楚问道。
  
  “这就是个好哭鬼!”
  
  没想到陈岚也是眼眶发红,好像受到冤枉似的,她指着自己耳垂说道:“陈子衿刚才趴在我身上玩,突然咬住我耳朵,我都不敢挣脱,等到她松嘴了以后,我就轻轻咬了一下她的脸蛋,这个好哭鬼马上就嚎了,我再也不想理她了!”
  
  “这······”
  
  沈幼楚有些啼笑皆非,陈岚有时候鬼精灵一样,有时候看起来比阿宁还要幼稚,她弯下腰看了看陈岚的耳朵,发现除了口水以外,并没有什么齿痕,知道应该问题不大。
  
  “你先看会电视,一会吃中午饭了。”
  
  沈幼楚安慰了一会陈岚,然后把陈子衿送回卧室的婴儿床上,让她们两人分开一会,自己则重新回到厨房。
  
  只是陈岚很不服气,她在沙发上坐了一会,也“噔噔噔”的跑到卧室。
  
  陈子衿正在婴儿床上打着滚呢,她发现姑姑过来了,一时间还有些没反应过来,呆呆的眨巴着眼睛。
  
  “咱俩认识也就是6个多月,其实也不算很熟,再说我也是第一次当姑姑,凭什么就要让着你啊。”
  
  陈岚“恶狠狠”盯着自己的侄女,然后一把将陈子衿的袜子拽下来,往自己脚上套。
  
  陈子衿小jio胖乎乎的,突然从袜子里露出来就好像白面小馒头。
  
  她看到姑姑把自己袜子拿走了,于是想把袜子“夺”回来,不过陈子衿都不会走路,有时候还坐不稳,伸展手臂的动作都比较吃力,一不小心倒在床上,半天都爬不起来。
  
  而且陈子衿的袜子那么小,陈岚最多塞进两个脚指头,看着倒在床上的侄女,这个没心没肺的姑姑“哈哈”大笑起来了。
  
  等到沈幼楚做好饭,来到卧室喊陈岚吃饭的时候,发现她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,陈子衿也趴在姑姑的肚子上,虽然这个姿势比较难受,不过她居然也睡着了。
  
  沈幼楚目光如水一般的柔和,因为陈汉升也喜欢把闺女这样搁在胸口逗弄,父女俩其乐融融······
  
  吃中午饭的时候,陈兆军仍然没有过来,沈幼楚也没有打电话询问,或者说她在陈子衿的身上,其实找到了照顾女儿的感觉。
  
  下午3点左右的时候,在陈子衿的着急催促下,沈幼楚和陈岚带着她下楼晒太阳。
  
  不过陈子衿现在的衣服已经穿了一天了,尤其她上午还哭了一次,沈幼楚想了想,突然“咯吱”一声打开衣橱,里面整整齐齐摆放着陈子佩的衣服。
  
  “哇塞~”
  
  陈岚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多“小人儿衣服”,平时穿在宝宝的身上,似乎没感觉那么小,现在单独拿出来就好像洋娃娃的外套似的。
  
  沈幼楚从里面挑了一件长袖夹棉和一条长裤,又担心气温没有完全升高,还给陈子衿套了一件手织的小背心,临出门时又拿了一定婴儿渔夫帽。
  
  沈幼楚也戴了一顶渔夫帽,不过她是习惯了,一是性格习惯性低调;二是如果不遮挡一下,路过的行人都会下意识的注视过来。
  
  这让陈岚异常羡慕,自己要是像幼楚嫂子这么漂亮,绝对不会锦衣夜行,一定会做个让风华绝代的女妖精,让建邺两个大学城都布满追求自己的男生。
  
  “可惜啊。”
  
  电梯里,陈岚对着金属镜壁忧伤的说道:“我怎么就长了一张喜欢二次元的脸呢。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