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

字:
关灯 护眼
顶点小说 > 养鬼为祸 > 第七章:敲棺

第七章:敲棺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我坐在火盆旁边点着香烟,目光没有离开过张一蛋,他的状态是我最担心的,遭遇了这样的惨事,我怕他失去对生的执念,所以打算等他状态好点就提出离开的建议。[燃^文^书库]
  
      郁小雪坐在我身边不远的地方,眼神有些呆滞,原本漂亮的小丫头现在憔悴不堪,我估计她已经到了极限,如果不是身处险境或许能立即睡着。
  
      公鸡打鸣了,天渐渐翻出鱼肚白,我回头看了眼天空,繁星消逝,这漫长的一夜,算到头了。
  
      天亮导致阳气的增强,让阴魂对香烟失去了兴趣,陆续离开门口,不知道要躲到哪个阴气重的地方。
  
      我觉得是时候提出离开:“我们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夏一天……天哥…一蛋却打断了我。
  
      张一蛋为人很糙,对谁都不服气,对大部分长辈更是直呼其名,现在从名字到称呼,最后直接就叫了我‘哥’,让我不得不深吸了口气。
  
      如果不是很重要,他不会这么叫我,我说:“义,你说。”
  
      “哥,你弟媳死得惨……阿婆说这仇她报不了,我也报不了,但她后面还有句话,我这两天思前想后也没敢跟你说。”他看着我,两眼的泪痕似乎擦拭不掉,挂在了脸上。
  
      我不知道说什么好,静静盯着他,郁小雪瞳光闪动,也没了睡意。
  
      “阿婆说她在受伤回来前就寄了信给你,劝你别回来,我问这么危险的事,为什么还要告诉你,她说她本可以不提醒你,可百多年的因果循环,报应本就不爽,就算她不说,最后你也会从其他途径知道。
  
      如果你忍住没回来,那最好,事情还可能撑十年、几十年,可要没忍住回来了,仇能报,但因果也就结大了,往后的事九死一生,收不住,呵……不过,你终究还是回来了。”张一蛋摇摇头,同情的看着我。
  
      我看着他眼神不太对,一种古怪的感觉重合起来,他像是说着外婆想要说的话。
  
      咯……咯咯……
  
      一阵渗人的木板撮合声从外婆的棺材里传来,没有上钉的棺材缓慢而凝重的开启了!
  
      我目瞪口呆,郁小雪直接就昏了过去,而张一蛋诡异的目光里透着一丝自嘲。
  
      砰。
  
      一只红色袖子从棺材里伸了出来,然后无力的垂下,敲响了棺椁的边缘。
  
      袖里,苍白无比的手缓慢的伸了出来,却剐得棺椁留下了几道爪痕。
  
      我的眼珠子吓得瞪大如同铜铃,浑身动弹不得,而媳妇姐姐几乎是拖着我离开的,还没等我反映过来,嘭的一声巨响,棺椁盖子就给巨力震开了!
  
      等我回过神,爪子的主人已经如同弹起一般背对着我。
  
      她身穿红衣,散发披肩,白皙的皮肤像雪一样,个子却不是很高,让原本以为外婆尸变的我瞬间就打消了这个念头。
  
      不过,她绝不会是人,因为没有人能够做到躺着就能不屈双腿弹起来。
  
      我能感觉到自己脸色到底有多难看。
  
      小女孩仿佛背后长了眼,转过头,黑得半点白色都没有的眼球也盯着我,随后露出了渗人无比的笑,那种笑就像是七月里的雪,让人不寒而栗。
  
      红色,不是大喜就是大凶,红衣、黑瞳,那是厉鬼的象征。
  
      我记得,她就是我梦中坐在外婆肩膀上的厉鬼!
  
      那时候她向我招手,而媳妇姐姐感到了危险,拉着我不让我过去。
  
      她看完了我,又扭头扫向了昏过去的郁小雪,最后停留在了张一蛋身上。
  
      张一蛋面色并不比我好看多少,两腿也在不停的抖着,不过仍坚定的杵在了原地。
  
      红衣的厉鬼阴惨惨的笑了起来,而下一刻就不知怎的,她就到了张一蛋的跟前,掐住了他的脖子!
  
      张一蛋挣扎起来,双手乱抓,却没能抓到小女孩半点毛发,一旦触及对方的身体,都会直接的穿过去,而对方的手仍然像是实体一样深陷到他脖子的肉里!
  
      厉鬼女孩笑了,笑得很得意。
  
      很快,张一蛋两眼翻白,舌头也伸了出来。
  
      “住手!!”我大吼一声,不知哪来的勇气,扑过去就要扯那厉鬼,媳妇姐姐拉也拉不住。
  
      而当我快抓到那厉鬼时,那厉鬼双目一下就朝我瞪了过来,猩红的嘴直接裂开了,发出了山崩海啸一样的咆哮声!
  
      我脑袋一旋,直接就给震飞出去,撞到了墙上,胃里翻腾,喉咙忍不住呕出了一大口的鲜血!
  
      看到我吐血,厉鬼怔了一下,仿佛发觉有什么不对,手也松动了,张一蛋瘫软着身体倒在了地上,生死不知。
  
      我自己都没想到,血会在我眼前形成薄雾,飞快散在空气中,而一阵猛烈的阴风霎时间如龙卷般卷了起来。
  
      跟着,鲜血化作血色的影子,形成了女人的样子!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