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

字:
关灯 护眼
顶点小说 > 玉人叹 > 第61章 宴席

第61章 宴席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晏长归本是想小憩,要用晚膳的时候却还睡着。
  温贵妃手头做着刺绣,听闻浮玉来说人还睡着,嗔道:“她整天不是吃就是睡,合该让女学究多给她布置些课业。这样下去可不是办法。”
  “这小厨房菜都要做好了,奴婢去唤殿下起来。”浮玉道,将装着透花糍的瓷盘放到桌上,手指了指晏长归的屋子。
  “罢了。让她再睡会,反正上全了菜还要一会——御医配的药可送来了?”
  “自然,近来您身子不好,宫里自然是更体贴些。您上回说口苦,这前几日喝的药可有效用?”
  “感觉不出来,再等等罢,喝药哪有这么快有效用的。”温贵妃淡淡道,将针穿线圈打了个结,拿剪子剪了多余的线头,随即将这绣好的布帛取下,“正巧赶在她明日及笈礼上做完这衣裳,可算是忙完了。”
  浮玉笑应了声,正端托盘出门,入了后院且见着一婢子入了小厨房,行止瞧着是正常,就是面生,急忙跟了上去。那婢子见人来了有些慌忙,只道是来送尚食局配送的膳食,因是初入宫中,不知温景宫这例外规矩,方才有了此举。
  浮玉并未责骂,只待人走后,差人又将膳食扔了才罢。
  翌日,赏花会举行,举国庆贺七公主及笈,街上的市集大开。玉蟾坠西窗,夜末了,又是一日朝阳。温景宫随即灭了盏盏灯火,婢子个个手持载着服饰金钗等器物的紫檀托盘进出,杂乱的脚步声更添了几分迫切心思来。
  温贵妃想着晏长归好好梳妆打扮应是要一个时辰,睡至时便也起身,差宫婢开始忙活。
  晏朝归正意识朦胧地沉溺在梦境中,便被温贵妃生生拉起更衣,那衣裳是裹了一件又一件,待束腰束完了又套上一件海棠红云缎广袖,这些都穿完了方被摇摇晃晃被扶着坐到梳妆台前,由婢子伺候着装扮了,半眯着眼任由摆弄。
  “阿娘……”晏长归接过茶水喝了口,含在嘴中半晌又缓缓吐至旁的盆皿中,“女儿好困……能不能再睡会啊……”
  温贵妃将浸在热水中的丝绸捞出拧干就往她面上擦,细心地擦了好两次方又将布放回水中,“不行。再晚就要来不及了,你那件衣服难穿的很。”她伸手将为人画眉,细声道:“长归要漂亮,那就得花时候下去打扮啊。”
  晏长归摇摇头,身子向身旁人倾斜,终是摇摇晃晃地靠在母亲怀里,“我真的太困了……就睡小半个时辰,小小小半个时辰·……”
  “都给你从床上捞起来了还会让你回去?”温贵妃道,将人从怀里轻推开,示意浮玉将人肩按住别让人再乱晃,耐下心来为自家女儿上妆。
  晏长归被那脂粉香气弄得实是有些晕乎乎的,打了好两个喷嚏,揉揉小鼻子抱怨道:“这脂粉味儿太冲了……”
  但因是自个儿在仁州学过一段时日草药,闻着这味儿难受得紧,小脑袋还一下未反应过来是什么药材,温贵妃就一把将脂粉盒子拿了过去,笑道:“这脂粉是你阿耶赏的,你竟这般不识货来。”
  晏长归伸出小手在面上蹭蹭,又放置鼻前嗅一嗅,“这颜色好看是好看,草药味儿太重了。”她正觉着这味儿奇怪时,温贵妃又扯过人的手往水盆里一浸。
  晏长归被那微热的水雾迷了眼,被迫闭闭眼又睁开,呆呆地凝视着灯芯上闪烁着的火焰。纤手扰的錾金盆内水波潋滟,又被一盏盏宫灯敲成碎散的影儿绘在玉臂上,粉嫩花瓣似飘摆不定的扁舟,徘徊在伊人手边。
  只闻水声霎起,温贵妃接过婢子递上的绣花帕给人擦拭着肉嘟嘟的小爪子,顺带给两只爪子各戴上了两只支鎏金护甲。晏长归折腾至此已是醒了大半,缓缓起身来身上佩环因这动作响了几响,借光看去,原是一身荣华——金簪斜入惊鸿髻,长流苏缱绻躺在伊人肩上。小山眉下的水眸似真如澈水暗藏,如此美得教人心醉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