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

字:
关灯 护眼
顶点小说 > 穿到七十年代蜕变 > 最后的番外

最后的番外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夏天,你还好吗?
  
      在京都大军区的林鹏飞躺在床上,想着那一封一封石沉大海般的信件,他后悔的回想那天当着夏天面前的一切行为。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夏天,你还好吗?
  
      在一四二团训练场上的叶伯煊,在这个夜晚,坐在夏天常坐的单杠上,他该用什么方式去接近她?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没有像上一世早早定婚、准备结婚的夏天,她只是一个淹没在大军区最普通的女兵一名,住在最普通的四人间宿舍里,节省着她的津贴想着贴补家。
  
      除了李和兴、除了范葭,只有他们知道夏天的“特殊”,然而他们对夏天的关照是更加历练她。
  
      默默无闻准备高考、被同事眼中两大主任各种“为难”的夏天,她引不起任何人的嫉妒。
  
      她的人缘比起上一世,好到郑子君都会没兴趣欺负她。
  
      那两个男人,几次在军报的门口流连,却没敢把埋在心口的“夏天”两字说出口、找上门。
  
      夏天的态度,让他们小心翼翼的只能暗中观察。
  
      裴兵会偶尔和夏天聊聊心里话,可碍于之前发生了林鹏飞和叶伯煊的事儿,夏天刻意收敛了嬉皮笑脸,收起了那份调侃人会快乐的心态,虽不一板一眼,但看起来还是有了变化。
  
      她想的很简单:不管别人喜欢不喜欢自己,她都要做好自己。
  
      离开一四二团,来到新环境,夏天喜欢现在的生活,不过人的一生中啊,总会或多或少尝到生活无奈的滋味儿。
  
      是从什么时候再次见到他们的?
  
      夏天站在京都军区医院身后的树下。
  
      奶奶病了,很严重。
  
      她爹、大伯、小姑带着奶奶去了省医院,刚到医院时,医生说要先交押金,钱交上了,奶奶被送进去抢救。
  
      不能说是救好了。也不能说是没效果,她们家连让奶奶住观察室的钱都掏不出来。
  
      夏天能想到,穷人是看不起病的,哗哗如流水般的钱扔进去。奶奶状况只能算一般。
  
      省医院说京都医院有仪器,建议她爹带老人去大城市看看。
  
      当她接到她爹的电话,听到她爹问她有没有认识的医生时,夏天沉默地点头。
  
      当她听到她爹说,也给小林打电话问有没有熟悉的医生。怕折腾到京都还是没有康复的希望,如果是那样,不折腾了吧……
  
      夏天听着话筒里哽咽无奈的声音,她再说不出其他。
  
      后来……
  
      林鹏飞开车亲自去了她的家乡,她站在军区医院的门口等着……
  
      注定的纠纠缠缠吗?
  
      夏天不明白,为什么总是三人行。
  
      叶伯煊出现在军报了,他听说她请假了,他在林鹏飞还没到达时出现了。
  
      钱,叶伯煊垫付,人。他找了宋雅萍站在了夏天面前。
  
      他说:“不要多想,我向后退一百步,我还是你曾经的团长,你是我那个团走出去的女兵。”随后就离开了。
  
      叶伯煊开了几个小时回趟京都的假期,就那么泡汤了,他急匆匆的离开。
  
      他怕,怕夏天拿着林鹏飞给的钱,然后出现在他的面前。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林鹏飞对宋雅萍说:“叶婶儿,麻烦您收好钱,谢谢叶团长。”
  
      宋雅萍该知道的都知道了。亭子说了伯煊的认真。讲了她儿子的执拗,还有那场大打出手。
  
      错过了,她儿子得哪年能结婚?!
  
      宋雅萍心里冷笑,面上挂着几分浅笑:“鹏飞啊。那是伯煊和夏天的事,你,包括我,无权参与……这钱婶儿不能收,你也收好吧。”
  
      宋雅萍是给了林鹏飞不软不硬的钉子,可她也亲眼看到了林将军大儿子对夏家的用心。
  
      她帮她儿子找最强的医疗团队治疗夏老太太。心里明白,也许不及林鹏飞面面俱到的妥帖照顾。
  
      况且她儿子就没出现在夏家人面前,而现在病房里的夏家人已经一口一句“鹏飞”的叫着,却对她只是感激涕零的说“谢谢。”
  
      不过还好,还好留给了她儿子时间,宋雅萍分明看到了那个女孩夏天眼中的不快乐。
  
      宋雅萍心里清清楚楚的明白女人的心。
  
      先定下关系再碰到老太太病了这事儿,它和老太太病了努力上前表现争取确定关系,两码事儿,两种境况,两种女人的心理,搞不好,会反弹!
  
      她儿子这样倒退一步,未必不是没机会了。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林鹏飞站在夏天的面前,夏天说:“谢谢。”
  
      他心口有了碎裂的声音,他心不甘的望向前方,已经用尽全身心的努力了。
  
      “你知道我想听的不是谢谢。”
  
      钱会还,只想还钱,只想在林鹏飞碰到困难时,她夏天也能像他此时一般站出来帮忙,倾尽所有力气帮他。
  
      夏天急切的直观想法就是这个。
  
      至于情……
  
      她现在想保重自己,他们让自己的心变的沉重。
  
      爱情,不该是她现在多愁善感的模样。
  
      爱情该是让她欣喜期待、生活缤纷,心里回荡美丽的诗篇,那才是她想要的叫做“爱”的梦。
  
      ——
  
      就在夏天节省下每一分钱努力生活、拼命学习的时光中,她一心一意的迎接一九七六年。
  
      十九岁的姑娘没有考虑任何一个人,而上一世,她早已嫁人。
  
      平淡的时光里,百般煎熬的不只是默默守候的林鹏飞,还有一次又一次宁可开夜车赶路回京都、只为在远处看一眼夏天的叶伯煊。
  
      等她不再折磨他们,等待她回一次眸选择。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一九七六这一年,它的不平静,回荡在每个人的心中。
  
      叶伯煊握着电话听筒,正接着让他意外的电话,这是那次大打出手后,他第一次直面对话林鹏飞。
  
      “要记得带工具。”
  
      叶伯煊沉默了一瞬:
  
      “你也不要英雄主义作祟,英勇该在战场,抗天灾需要的是理智分析。”
  
      两个男人带领着不同的队伍,遥祝对方好运。
  
      叶伯煊拿着扩音器。听到全团指战员高喊:“首战用我,用我必胜!”
  
      林鹏飞站在一个营的面前整理队形,严峻的脸庞、挺直的脊梁。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我们在一片安谧中长大成人,
  
      忽然被投入这大千世界。
  
      无数波涛从四周向我们袭来。
  
      我们对一切都感兴趣,
  
      有些我们喜欢,有些我们厌烦,
  
      而且时时刻刻起伏着微微的不安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